琳瑯滿目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 4550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皇龍27、28觀後感

首先說說羽人以及愁落。
無名是長生殿造出的最強武器,
兩人落敗並不意外,
意外又搞笑的是,
危急之時羽人猛然想到師父孤獨缺「啊~僅酸~」的教誨之後,
立刻插翅而逃(一次還插六支,飛的可快哩!),
而愁落...卻是無翅可插!
三隻小小的蟬翼飛不起來,
就算把無蟬翼(那把刀)的翼都拔起來插背上也飛不起來啦~~
我想,結論就是,
他一定很懊惱當初為什麼不學可以飛起來的蟬之翼...
 
再來說可稱近期搞笑功力第一的六禍,
自從他在汲無蹤墓前真情流露的?出心裡話卻慘遭飛之劍氣無情貫穿之後,
我就開始欣賞他了,
落雖的王者比較人性化也因此可愛不少,我只能這樣說。
高高在上的王者、一出場就霸氣凌人的王者看太多了,
像元皇和六禍這樣坎坷艱困的王者值得看戲的人多多珍惜。
(還有非凡,但似乎下場都不怎麼好@@ 不過真的是好角色)
這幾集,
疲累、身上的痛楚、被背叛的痛苦、一夕之間美夢破碎等等能想到的慘事幾乎無一不缺的同時降臨,
帶著這樣的心情,
他唯一的希望,
就是冷風殘月裡那抹灰色的背影,
他猶疑、不安、恐懼的行走在前往目的之路,
賭注運氣,
穿過重重障礙、躡手躡腳的從太一背後偷溜,
好不容易終於快到冷鋒殘月了!
然後,
他睡著了..........
好睡嗎蒼龍?@@
你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你運氣真是天殺的好,
好到可以讓莫名奇妙衝到水無月的汲無蹤找不到你,
整天在樹林裡到處晃找你的太一也找不到你,
你果然有真龍之命,
打不死的蟑螂,
運氣跟秦假仙有得比哪~
然後是他跪在雨中那一幕。
不知為什麼,看到這段以下的畫面油然而生:
六禍跪在雨中大喊:「阿爸!我四科都考一百分!為什麼還不讓我進家門?!」
呼啦小龍在一旁(我堅信!)用牠僅有的肢體語言急切的比手畫腳說著:「阿爸只是去上廁所啦!馬上就回來了!」
無奈神情頹喪的六禍再也無力關注任何事情,
就這麼任由乎啦在旁邊不斷的搖頭晃腦了好一陣子,
好一會兒,寂寞侯終於上完廁所回來了,對著跪在地上的不孝子說:「最後一科,你有一百的把握嗎?」
--------------------
胡思亂想結束。
說正經的,這個畫面...真是近期來我最喜歡的一個畫面,
無論燈光、角度、氣氛,
都讓人有看電影的錯覺,
尤其是雨水下的真是時候。
君跪而臣立身質問:「你願意位你的霸業付出多少代價?」
這一瞬間,到底誰為君誰是臣?
恐怕是六禍蒼龍心中永遠的疑問。
好奇的是,
這一跪是否也在寂寞侯的計算中?
若是,
寂寞侯就「真的」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了。
他要他將來的王向他下跪、向他保證他要的一半的性命,
這種舉動能說不狂不傲嗎?
或許在他的病容下,藏的是不為人知的、無人可比的霸氣,
他等的也有可能不是天命之龍,
而是能住他成為真龍的笨龍。
這麼說不是貶六禍,而是為了要達成他心目中的完美世界,
他勢必要找一個能夠對他言聽計從的君主,
而六禍就是這麼一個對他五體投地的君主。(想來真諷刺)
其實在六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真的只能怪他自己,
雖然寂寞侯控制了他的運,
利用四非凡人加速了他的運的進行,
但最終決定權仍在他手中,
是他決定在武聯會之後取下法門,
逼的一頁書不得不早點動手除掉他,
要怪,
也只能怪他自己得意忘形兼手段躁進,
落的今天如此狼狽的下場。
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沒有這段失意,
又怎能得到寂寞侯這比擬諸葛的軍師?
哈,
但話說回頭,
得到這個軍師是你六禍人生最重要的成功關鍵還是失敗關鍵呢?
畢竟不是人人都能像四無君那樣,
明明智慧高群卻不貪求名位權勢,
即使主上身亡,
仍謹守分寸做一個忠心耿耿的臣子。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如此相信一個完全能掌握你命運的人,
即為王者終究也只是他人掌中的戲偶罷了。
寂寞侯這尊偶,那迷濛的眼和微蹙的雙眉,
灰色的髮絲,暗喻著他的出現,
是永遠難分正邪的灰色地帶。
真是一尊好偶,美極了。

看到如花我真的笑了,
哇哈哈,沒看別人波的劇情果然是增添了不少看戲的樂趣,
三口劍雄雄被嚇到原型畢露,搞笑的天份終於完全發揮出來,
不出蝴蝶君的媳婦臉哪。
或許是編劇覺得編出了一個超人氣的蝴蝶君,
於是複製這個成功模式再創造出一個三口劍拼人氣,
雖然角色定位重複,
不過沒關係,
這種角色多一點確實也增添了不少笑點!
這個寂寞侯,
原來在他恐怖的以暴制暴的理念下也有這麼幽默的一面,
不留餘地的狠狠開了酷男三口劍一個大笑話,
想必,
要找這個如花也花了他不少時間!^^
是說,連開個玩笑都能開的這麼完美,
加上他的治國理念,
寂寞侯應該是個要求完美到幾近刻求的人吧!
因為只有要求完美的人才會想要採取這麼激烈的手段。
聽他與一頁書的對話,
我想他追求的是「一統」的世界,
然後在這一統的世界裡,
他會建立起種種如鋼如鐵的政策律法,
讓這個世界達到他理想中的和平安樂。
他將目光放遠,
卻不在乎腳下在達理想之前,
世界會因他的決定重複多少次他的血腥噩夢。
這該是一種心裏的病態。
因為不願不堪的回憶再次重現,
他選擇了重現回憶來消滅回憶,
我想,正確的說,他應該是帶有完美心理的精神病患者吧。
不過看到他回憶過去(那該是他的回憶吧~)我又笑了,
目賭父母慘遭殺害,像步驚雲那樣沒哭沒吭的躲在角落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為什麼小寂寞侯還可以大聲喊出「我要世界和平!」這種偉大的抱負?!
按照國父等偉人的心路歷程,
都是要經過長久觀察社會變遷累積不滿情緒到一定程度,
才會開始聚眾成黨以抗暴政,
抗完暴政有空才會想要世界大同吧!
小寂寞侯花啦花啦的跳過了這麼多心路歷程馬上就跳到最後一段,
未免演的太快了,
難道是打擊太大以致於心理狀態瞬間成長至國父層級嗎?
@@
為什麼會扯到國父?
蔣中正銅像被移除了,
趁還記得的時候多提國父幾次好了...=.=
我相信編劇自己在編的時候一定也是忍著笑意在違背常識下編出這段的吧!
夜摩市很明顯的是暗指奇摩拍賣網,
那...
那個惜浪灘...靈感該不會就是來自本站惜浪巖吧!
莫非編劇常常上這個網看東看西嗎?
莫非,他們現在就掛在站上?!
(給編劇:請對阿吞好一點,如果要給他死也要讓他死的轟轟烈烈賺人熱淚。
雖然這是矛盾的眼淚...
於編劇,這是成功的代表,
於吞佛,這是豐采過人的證明,
於吞迷,這會是永遠無解的難題嗎?)
雖說殷芊妘大小姐在短短三集之內就從鳳凰變麻雀,
原本好好一個知性優雅的女子再次淪為愛情戲裡的悲情角色,
但實在不能不稱讚,
這真是我看到目前為止演的最好的一個校ㄟ啊!
這個操偶師是誰呢?
真該好好給他鼓勵鼓勵,
演的淋漓盡致呀!
殷末簫帶芊妘找金不換的路上,
芊妘低垂的頭、瑟縮的肩膀和微微顫動的腳步,
完全表現出芊妘的心理狀態,
走進金不換屋裡時,
殷末簫說別怕爹親在,
芊妘立刻拍了胸口三下,
好像小朋友自言自語說:一二三四驚到沒代誌。
好可愛呀~~^^
以前校ㄟ當主要角色對話時,
頂多手或頭動個幾下莊孝維一下,
但這次在殷末簫和金不換討論芊妘病情時,
操偶師也沒閒著,
芊妘沒發呆,她很忙!忙著梳頭髮、找分岔聞頭髮(可能是好幾天沒洗有異味了吧@@),
真的非常像一個正常的校ㄟ(~@@~正常的校ㄟ....),
跟以前情況雷同的紅葉夫人比較活靈活現的多。
老實說,
這樣的千妘反而讓我更喜歡,
芊妘的操偶師,道友在這裡給你鼓掌鼓掌啦!^^
建議下次可以演出「無端發笑」或「對著空氣講話」,
這也是精神狀況不正常的人常常出現的動作。
說到這,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霹靂的妖道腳都變的很專業,
很少像過去呆呆的站在一旁什麼都不做,
最少也會動個手腳之類的,
這也算是進步的一種吧。
那個奇摩站賣香爐的,那隻手在桌沿摸摸去的不知道在摸什麼?
也許給他塊布假裝擦桌子會比較好吧!
燭龍之劍作工精緻,
配樂,
更是撼動人心哪!
贊成素問道友說的,音樂一下,
心神被震撼住了,
那種感覺有點像看魔戒時戒靈出現的感覺,
不可預知的恐怖力量。
想到以前看魔戒幕後製作時,
有介紹魔戒中的劍是請專人鑄造,
是真材實料的刀劍。
如果霹靂也能找幾把代表性的武器真實鑄造,
應該會增加不少收藏價值吧!
如果以後要開霹靂博物館,這種東西就真的很有看頭了。
那幾把織劍師冷灩織的劍都很讚,
真有這幾把劍,不知會引起多少人競相收藏?
(會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法嗎?@@)
不知各位道友有沒有發現,
自從旱魔閻魃的刀之後,刀劍好像越作越大支了。
傲峰的故事前幾集都是用快轉帶過,
不過這兩集乖乖的完整看完了,
完全沒快轉。
其實說穿了,這是個很簡單的感情問題,
只是感情之外還牽扯著對劍的需求。
或許是對「天機」的保密也或許另有原因,
不管如何,
冷灩的態度是所有問題的關鍵。
若用現實生活的眼光去看,
是她的曖昧引起了一切,
再由冷霜城的扭曲性格為終點,
然後冷醉揭開起再一次的同樣的風波。
冷灩對蕭家似有若無的態度,
連戲迷也不易觀清,
但若很現實的說,
以一個女生的立場來說,
蕭家兩代的魅力的確大過於冷家(就我而言啦),
第一代就不用說了,
第二代,
不是因為誰好看誰厲害,
而是個性問題,
冷醉過於溫和隨性的個性,
做朋友,
很好,
作情人,有時就會遇到一個問題,
某些時候男人太好太好,女人就沒辦法很愛很愛。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是有那麼一點道理。
不過這是就現實生活來說,
這種劇情也只適合出現在偶像劇,
我想冷灩的心思應該是真的不在於此,
只是礙於某些原因而不能將態度表明。
下一集最讓我期待的,
就是宵會怎麼做?
卡在兩個大哥哥的感情夾縫,
宵寶寶看起來徬徨無助呀~~(太˙口˙愛˙啦~~~*^_^*~)
看他轉來轉去的很有趣說。
我的預測:
兩人開戰宵從中介入但無奈無法阻止,
兩人皆受傷沉重,
宵也因阻止而受傷,
此時冷霜城出面欲殺兩人奪取天之雙劍,
宵出面應戰,
因傷不冷霜城,
三人逃命,冷霜城奪劍離去。
三人逃至洞中(戲都這樣演,洞很重要),
冷醉身心受創嚴重,
宵安慰,
簫說出實情,
兩人化敵為友,
一起找冷霜城報仇。
恩~編的很合理ㄟ!私心希望劇情可以這樣演~^^
 

再依慣例貼一張阿吞作為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