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瑯滿目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 4550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囂之後 四:風之痕與白衣

「準備好了嗎?」 「來吧!」白衣揚劍等待。 沉喝一聲,絕代之狂光芒乍現,風之痕手握劍柄,冷冽劍氣周身,瞬間而動,一出手便是絕招。白衣冷靜以對,身不動氣流轉,就在風之痕瞬間而至的剎那,沉馬,舉劍,異端劍氣驟然而生,身影靈動,英姿颯爽,劍勢猛烈卻帶三分柔勁,旋身一劃攻向風之痕。風之痕橫劍一擋,身形飄忽,旋身攻進白衣懷中,左手之劍近身一刺,竟是虛招,右手劍指猛力一夾,抑住異端犀利劍風,順勢手肘一拐狠狠撞進白衣右胸胸口,白衣只感胸口一陣痛楚,一腳踢向風之痕,借力使力,身形急退。 風之痕絲毫不給白衣半點喘息空間,攻勢如排山倒海而來,連綿劍式,式式越行越快,招招力沉如山。白衣一掌打向地面,旋身直上,忽而急轉而下,奮力刺向風之痕腦門,風之痕舉劍接招,劍身一轉,砍向異端,兩劍劍鋒交錯,擦出萬丈火星,伴著一陣尖銳刺耳的摩擦聲,白衣雙腿一盤,一劍刺向地面,以劍支撐,一手劍指翻飛,剛猛劍氣隨即而出劃過風之痕頸項,風之痕險險避過,支撐身形之劍繼之猛然一劈,風之痕急忙回劍護身,不禁大喝一聲,贊道:「好!」手中劍卻不停,忽然劍意兩分,左右開攻,來勢兇猛。白衣不與硬接,數連後翻,集氣手臂,陰柔劍氣忽轉兇殘,猛然橫砍向行至身後的風之痕。就在似欲得手之際,近日練劍總是斷竹的挫敗感忽上心頭,下意識的害怕勁道失準,白衣一陣遲疑,風之痕劍鋒已然抵住喉頭!白衣一陣愕然。 風之痕收劍回氣,說道:「你進步了,白衣。」 「真的嗎?我……」白衣很訝異風之痕居然這麼說。自己的情況明明是不進反退阿! 「怎麼?你覺得不是嗎?」風之痕問。 「喔…沒有…」白衣心虛的回答,他不希望師尊發現,歷練了一段時日無所突破,反而變得越來越糟。 風之痕看在眼裡卻不動聲色。 「是你太放不開了。」風之痕突然說。 「嗯?什麼意思?」 風之痕沒有回答白衣疑問,接著說:「自你回來,還沒機會好好與你談談。這段時間你的劍術頗有進展,人也變了不少…」風之痕似乎意有所指,白衣不由的一陣緊張,「為師想聽聽你這段時間過的如何。」 「我想師尊應該先跟皇弟談談,他這次回來似乎也改變很多。我…倒是沒什麼。」白衣顯的有些逃避。 風之痕沒有回應白衣的話,似不經意的又問道:「白衣,你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 「嗯?」 「我是說,在你心目中,我代表的是什麼?」 「師尊…師尊是…」劈頭這麼一問,真是讓人不知所措。 「是武林之巔嗎?」風之痕說道:「還是一道跨不過的高牆?」 「……都是……,」白衣終於說道:「師尊是我想達到的目標。」 風之痕聽聞淡淡一笑,遙視遠方橫亙於地平線的山脊,緩緩說道:「世人總稱讚謙虛之美,但我從來不諱言,我認為自己就是武林之巔,劍術之頂。白衣,從以前到現在,不論何時不論何人,我從未有過輸的想法。」 「從未有過?」白衣問道。 「嗯。」 「但…師尊也敗過,不是嗎?就像與憶秋年前輩第一場比試。」對於風之痕此次的失敗,白衣一向甚是在意。風之痕也明瞭,自那次之後,白衣便常常前去觀看他們比試後所留的兩道劍痕。 「敗了便敗了吧!」風之痕輕鬆說道:「我還是不認為我輸,因為我一定會有更進一步的一天吶!」 白衣怔怔的看著風之痕。 風之痕繼續說道:「白衣,能夠永遠站在頂峰的,不是武術最強的,而是心最強的人,你懂嗎?」 白衣沉默,細細體會著風之痕的話。 「你相信念力嗎?」風之痕又問道。 「念力?」 「嗯,念力。相信自己會贏,於是就贏了。因為一直害怕失敗,所以就敗了。這就是念力。就像你剛才一樣,我說我從不認為我會輸,你馬上回問:『真的嗎?但如果真的又該如何?』,你如果永遠第一個就想到失敗,你就永遠只能是我的徒弟。」 「念力,相信自己會贏…」白衣喃喃說道。 「對!相信自己會贏,用全部的力量、全部的意念、毫無懷疑、毫無保留的去相信自己會贏。」風之痕用力的說著每一個字。 白衣情不自禁的又重複了一次剛才的話:「可是如果…」 風之痕不由他說完,眼神直盯著白衣,洗腦似的堅定的對白衣說:「坦然面對這一次的失敗,全心相信下一次的勝利。」 激昂的話語一落,隨之是一陣長長的沉默,伴隨著河面清涼微風,白衣陷入深深的沉思。 良久,白衣說道:「師尊常對黑衣說:『自我正心、自我信念、?(筆者忘了…以後再補…)』就是這個意思嗎?」 「是,也不是。」風之痕回答。 「嗯?」白衣又迷惘了。 「相同的話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釋。你和黑衣不同,黑衣直率天真與生俱來,而天真的人比較容易全力以赴、毫無保留的相信某事,但他年幼衝動,加上天真的個性,容易受騙、被利用,因此我給他的三大信念,是希望他能時時審視自己、警惕自己、冷靜自己。而你,自小就比同齡孩童心思細膩、早熟懂事,卻也因此顧慮太多,總是壓抑自己、低估自己。同樣的信念,為師希望你能用來鼓勵自己、相信自己。」 風之痕說完,順手摘下河邊果樹上一顆香甜碩大的果實,遞給了白衣:「不是說要取些作早飯嗎?這顆給你。」 「皇弟最愛吃大果子,這個留著給他好了。」白衣接過了果實回答。 「不,這是給你的。不是給黑衣的。」風之痕伸出手,握緊了白衣接過果實的手,如慈父般充滿著關愛的說:「除了鼓勵自己、相信自己,為師更希望你,多多關心自己,照顧自己。你總是讓人擔心吶…」 一種完全被了解與接納的感動霎時暖暖地流過白衣心田,這段日子以來所經歷的痛與苦如突來潮水般直上心頭;白衣望著風之痕,望著手中又大又香的果子,望著師尊那厚而寬大的手;一向自制的他,此刻卻像跌倒的孩子被人安慰著,一顆顆的眼淚不由他地不斷滑落臉龐。 風之痕卻比白衣所想更了解他;從來不說的人其實心裡最苦,他深知在白衣無怨無悔的付出下,被關愛的渴望其實遠超乎他自己的預料。風之痕也不由的感動著,或許昨夜妖后說的對吧!完整的關懷只有做是不夠的。行動的愛是實質,但說出的愛帶來的感動是無可取代的。 「現在吃吧!」風之痕笑著說,輕輕的拍了拍白衣的肩膀:「免得回去黑衣看到又說我偏心了。」 「嗯!」白衣點頭無語,拌著一陣陣的感動與抑制不住的淚水,一口一口慢慢的吃著這顆又大又甜的果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