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瑯滿目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 4550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囂之後 九:一頁書為磷菌一事來訪

已是日近西山,月娘與星辰似是提早起身,早早的掛在東邊那片未暗的天際,妖后默默的走,偶爾抬頭看向那稀疏零落卻褶褶發光的星。山谷間剎那的了悟,是星宿間理性而永恆的抗衡與相伴,天權與武宿?是吧! 四周只剩兩人寂靜的腳步聲,和怒竟滔滔的流水聲。忽然一聲高亢的鳥鳴聲自空中傳來,一隻巨大無比的鵬鳥盤旋在怒竟河上久久不去。 「是一頁書的大鵬鳥。」妖后說著。 大鵬鳥似有所發現,朝兩人方向飛來,隨著一陣清亮的詩吟聲響遍整個怒竟河面:「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 一頁書翩然現身,大鵬鳥落地停穩後,溫順的收翅停立一旁,整理的自己的羽毛。 「風之痕,妖后,不請自來,叨擾了。」 「罕客。有什麼事就直說吧!」風之痕簡短利落的說。 「嗯,確實無事不登三寶殿。吾今天是為九皇座一事而來。」 「九皇座?」妖后在一旁問道:「關於玄空血劫的九皇座嗎?」 「然也。蒼生如今為璘菌所苦,九皇座乃是為抗體一事而生。唯有依靠功體深厚之人所產生的抗體,才能解救眾生於倒懸之苦,但這九人中唯有兩到三人能產生抗體,不能產生抗體的,最終會發狂而喪失理智。武流座即為此一情況所設,若是其他人因發狂而濫殺無辜,武流之人須以不流血之殺,以殺制狂。但武流之人若無法克制自身越殺越狂的狂性,終也須另一名武術高超的人將其昇華。而現在,武流座的俠刀蜀道行正步入越殺越狂的魔道阿!」 「俠刀蜀道行?」風之痕回想了一下,問道:「是右眉心有一刀疤的使刀者嗎?」 「正是,你認識他?」一頁書說。 「曾有一戰之緣。」 「喔?」一頁書說道:「冒昧一問,勝負如何?」 「略勝一籌,但那僅是分毫之差的小勝。若真是生死賭,勝負尚在未定之天。」 「唉!」一頁書突然嘆了口氣說道:「今天前來,為的就是一場可能的生死賭。就我剛才所說,你應不難了解我今天來意。」 「你要我殺了發狂的俠刀?」 「是,當然這是最不得已的情況。若有一天,蜀道行已無法克制自己,吾和素還真又無能為力時,希望你能出面,以殺制狂。」 「你和素還真無能為力時?這是什麼意思?」一旁的妖后問。 「素還真為撮合九皇座一事,已成為武林眾矢之的。而吾為護素還真,難免牽扯其中,也許有一天會如同素還真一般,被武林各派們視為誅殺對象也不一定。所以,若事情到了那一地步,貧僧希望你能為蒼生之苦,出劍結束俠刀性命。」 「為何是我?應有其他人選才是。」 「蜀道行屬武流,你是我和素還真想到最值得信賴的人選。」 「你也清楚,我已經退隱了。」風之痕滿心不想插手武林事。 「是從武林退隱了,但不是從世上退隱,不是嗎?你也是芸芸眾生的一份子,望你體憐眾生之苦,不只苦難黎民需要你,俠刀也需要你給予的解脫與昇華啊!」 一時間,一向果斷的風之痕也為難了。解脫與昇華?多麼崇高與美妙的理由,又是多麼諷刺與無奈的決定。他能體會,卻不願答應。同屬頂級武者,若有一天同樣身不由己的步入殘殺魔道,他同樣希望能有人出面結束他的性命。但今天,他不是被殺之人,而是殺人之人,不願卻又必為之事,風之痕頓時陷入兩難,久久未曾開口回應。 「沒有別的解決方法嗎?」風之痕終於語氣沉重地問:「例如囚禁?」 「若事情尚有轉圜餘地,我與素還真當竭力阻止這場無奈之殺,但今天前來實為最壞時期的打算,我們需要一名可靠之人出面結束這場不得已的殺戮。」 妖后看著風之痕凝重的表情,多少猜出了風之痕極不情願的心思。他不情願,不只為取一名無仇之人的性命,更為親手了結難得的強勁敵手,這條漫漫武道本已孤獨,如今卻無奈地更添一分蕭瑟。 「風之痕…,」一頁書明白風之痕的為難,但任務如此,他不得不盡力說服,看風之痕遲遲不回答,他又開口說道:「這並不是我跟素還真的決定,而是俠刀主動提出的,他一生俠義,不願最終如此不堪,你的出手,也算是成全他的心願哪。」 「我明白,」風之痕像是下了決心,望向一頁書說道:「若到那時,我會給他他想要的終點。」 「多謝你風之痕,」一頁書誠懇的說謝:「擾你退隱,實萬分抱歉。」說完又轉向妖后:「另有一事,妖后……」 「嗯?連我也算進去?」 「唉!亂世之秋,貧僧也是不得已為之,望你見諒。」 「說吧!需要我做什麼?」妖后回的爽朗,風之痕都已答應幫忙,她若不幫也說不過,更何況事關玄空血劫,與她更是脫不了關係。 一頁書:「日前素還真與俠刀聯手要取覆天殤之命,戰鬥中才發覺覆天殤竟無五臟六腑,且不論受何種傷皆能在極短時間內復原。聽蒼白奇子之言,若看不出出覆天殤第三處死角,便無法取其命。但蒼白奇子天生異眼亦看不出其第三處死角,因此我與素還真眾人大膽猜測,覆天殤的第三處死角,唯有你才了解。覆天殤借你重生,他的秘密想必你非常了解才是。」 「說非常了解是言過其實了,事實上只是我的猜測。」 「喔?」 「覆天殤生前為段章甫九人所傷的傷口從不示人,即使連他最貼身的護衛戰天戟亦不知。但在他要入我腹中重生時,為了不讓我看到他的軀體,曾要求我閉眼轉身,我偷偷的睜眼看了一下,除了左腹有一泛黑的傷口痕跡之外,嘴唇部位,大概是這裡,」妖后指了指嘴唇示意道:「有一道血紅色的刀疤,又長又粗,看起來甚是駭人,我猜測那應該就是他的第三處死角,否則他不會長期帶著口罩遮掩嘴部。但問題是我未看到有第三道傷口,因此我也不敢確定那道刀疤是第三,或只是第二道死角。」 「嗯,」一頁書沉思了數秒,開口說道:「這個消息很重要阿!非常感謝你的告知,我會和素還真眾人討論後續動作。日後必定還有需要你協助的地方,望你千萬莫推辭。」 「若需協助之處,儘管開口吧,該我做的我不會回絕。」 「貧僧替受苦黎民謝過二位,打擾甚久,該是離開的時候了。二位,善加珍重,貧僧告辭。」 「保重。」風之痕回道。 一頁書坐上大鵬鳥,也不需吩咐,大鵬鳥似與一頁書心靈相通,長嘶一聲,旋即直飛上天,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天際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