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琳瑯滿目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 45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塵囂之後 十二:雙少獵豬行,遇難民當了半日菩薩

黑衣臉色暗沉,青筋暴現,卻咬緊牙關忍著不發作,以他火爆的個性,能做到這樣也確實不容易了。白衣忍著笑裝作一臉正經,正想說下去時,忽然西邊草叢中發出了一陣陣的聲響。白衣轉頭一看,一隻壯碩黑大的山豬,正急急忙忙的想躲入叢中,身後還跟著幾隻半大不小的豬仔。 看著那隻大豬豬身已沒入叢中,只剩兩顆又肥又圓的屁股還在那一顛一顛,像是卡到什麼鑽不進叢中似的,後邊那幾隻豬仔不甚懂事的跟著大豬也在一邊鑽來擠去,白衣連忙指著那屁股說了:「皇弟,豬來了!」 「你不用告訴我,我知道。」黑衣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猛然轉身對著豬群說了:「早不來晚不來,偏碰到本少爺發狂的時候出來,注定你們全部都該死啦!」 黑衣像是要將剛才隱忍的怒氣全都發洩到豬群身上,身形一躍,大吼一聲,伸手往身後取去,異端乍然現身。可憐大豬躲避不及,隨著一聲慘嚎,頓時被黑衣一刀硬生生劈成了對半,其餘豬仔一陣驚慌亂叫,四處逃散,黑衣越砍越氣,越氣越殘,分不清是魔流還妖刀或是鬼手的招式,總之一陣亂砍,砍的眾豬仔哀嚎連連,血肉橫飛,肚腸滿地流。 白衣看著眼前一片血光劍影,心裡想道:「唉!剛才不該這樣刺激皇弟的,我這樣算是造孽嗎?」又看黑衣實在砍的不像話,也心疼自己寶貝的異端居然這樣沾染畜生之血,白衣忙說道:「皇弟,別砍了,還要拿去換牛肉,你這樣砍會把肉剁爛的。到時就沒人願意跟我們換了。」 「誰敢不跟我換,我砍誰!」黑衣氣騰騰的回了一句。 「唉!我剛才話還沒說完呢,你就別氣了!」白衣四處看著,尋找可以包肉的大葉,正好不遠處有片小池塘,池上朵朵荷花怒放,荷葉也都又圓又大,白衣摘了幾片,也遞了幾片給黑衣,說道:「拿去吧!把還能看的肉撿一撿,時候不早,再過一時辰,市集便要散了。到時候就是有肉也換不到。」 「哼!」黑衣接過荷葉,也不彎腰去撿,一劍一塊的把那些零散碎肉刺起放入葉中。 就在兩人撿拾著還「像樣」的豬肉時,不防四周草叢居然竄出一群披頭散髮,滿身泥垢的野人,惡虎撲狼般的衝向地面那一地的模糊豬屍。 白衣黑衣驚訝的看著這群莫名冒出的野人,一時間倒怔住了,呆呆的看著他們慌亂著撿拾著滿地的肉塊與內臟。野人似乎越撿越不知足,其中三四個男人甚至朝著黑衣白衣衝過來,意圖搶奪兩人手中更肥美的肉塊。 「作什麼?」黑衣怒斥一聲,舉劍便要攻擊。 白衣在一旁連忙制止,竟將手中兩包肉塊丟給了向他們衝來的野人,說道:「他們每個人都是瘦骨如柴的樣子,看起來像是餓極了,他們要便給他們吧!反正我們不缺。」白衣轉頭看黑衣,又說道:「給他們吧,黑衣!我們再獵就有了。」 黑衣多少有點不情願的看了看手中兩包肉,說道:「好吧!」順手就把它們也丟給了那群野人。 那三四個野人驚訝的看著他們兩人,小心翼翼的走向前,撿起了那四個包包,其中一個老者看了黑衣白衣許久,察覺他們兩人像是沒有歹意,竟顫顫的開口說道:「謝…謝謝你們!」 白衣見他開口,便問道:「你們不是山野人嗎?」 那老者急忙回答:「不!不是的,我們不是山野人,我們…,」他突然淚盈眼框,一臉悲戚的說道:「我們實在無路可逃了,只好躲到深山裡來…,我們…我們不是壞人,我們只是與世無爭老百姓。誰知天降禍事,我們一路逃,一路避,逃到無處可逃,只好躲到這裡…」老者悲傷的語調牽動了整群人的情緒,大夥抑制不住的哭了起來。 站在老者身旁一個的年輕小夥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又接著說道:「但是逃到這裡,水土不服,又不知如何謀生,我們都是只懂種田黎地的小老百姓罷了,怎麼會知道如何在山裡生存呢?我們也不想這樣啊!」 望著一群哭哭啼啼的男女老幼,不斷的向自己哭訴他們悲慘的遭遇,白衣黑衣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回應。 想了一會兒,白衣開口說:「諸位,我們沒有怪罪於你們的意思,你們就別再心懷歉意了。」 黑衣看了許久也覺一陣不忍,說道:「這樣吧!若不夠,我們再獵些讓你們帶回去,這樣總可以吧?你們就別再哭爹喊娘的了。」 「真的?」眾人抬頭看著兩人,掩不住欣喜之色的齊聲說道:「謝謝!謝謝兩位大恩人!」 眾人一陣歡呼跪拜,弄得兩人好不自在。 「不過,你們要告訴我,剛才說的禍事是什麼?怎麼把你們害到這種地步?」黑衣問。 一名背著嬰兒的婦女突然起身,氣憤的說著:「都是那些什麼武林先天人搞的鬼,什麼覆天殤製造毒菌殘害眾生,又是什麼一頁書素還真研究解藥,都是他們權謀鬥爭的藉口罷了。覆天殤是大壞人,素還真他們也好不到哪裡去!」 「對!」另一個老者也氣憤的接著罵道:「說什麼要研究解藥,到現在連個鬼影都沒有!看著我們整批整批的死,卻什麼辦法也沒有,成天只看到他們殺來殺去,今天儒教殺道教,明天又聯合要殺什麼俠刀的,後天又是覆天殤進攻北川府。他們都只管他們的事,根本沒把我們這群黎民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 整群人似乎沸騰了起來,你一言我一句的咒罵,罵的皆是武林上赫赫有名的先天角色。雖然說的不甚完整,黑衣白衣還是從中聽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覆天殤以璘菌禍世,素還真和一頁書領導中原群雄起而對抗,但似乎過程不怎麼順利,解藥也一直未能現世。大群百姓因璘菌而死,因璘菌而狂,而因九皇座受到感染的各界高層領導,也因發狂而做下種種自相殘殺的舉動,素還真更是因為促成九皇座一事被當成萬教公敵,中原百姓死的死狂的狂,死傷程度竟使一向繁華熱鬧的中原武林變的殘破凋零,有時十里之內也不見炊煙。 這段期間白衣黑衣皆隨著師尊在此靜養,沒想到短短時日武林竟有如此變化。兩人面面相覷,看著一群人不分老幼都是面黃肌瘦,衣衫破敗,心中不忍,卻又不知如何幫起。 良久,黑衣詢問白衣:「皇兄,你看…,要不將他們帶回小屋附近安置吧!雖多,也不過是二十幾人罷了。」 白衣搖頭,果斷的拒絕說道:「不行,你忘了師尊為何特地選這處僻靜之處作為起居之地?他一心想退隱,不想再被這些塵事打攪了。」 「但…,就放任他們如此下去嗎?我看要沒有我們幫助,他們不出三天就要餓死了。」 「唉!」白衣想了想,說道:「要不這樣吧!各位,原諒我倆有苦衷不能帶你們回住所休養,但就我所知,這附近的浥懷山腰地處偏僻,人跡罕至,雖是貧瘠了點,但氣候溫和,也甚少野獸瘴癘,還有淼雲溪的溪水和不少野果,就過活而言還算是個過的去的地方,不久前我去過那,那應該還沒有你們所說的璘菌禍世,或許你們可以下山去那地方試試,相信可以比在這兒過的好。」 眾人聽著白衣的一番話,無不感激涕零,老的老少的少,大家互相擁抱,感謝天上降下這對活神仙指他們一條生路。 那老者更是感激的幾乎說不出話來,久久才從乾扁的唇中吐出一句:「謝謝…謝謝,我們真不該如何報答你才好。」 黑衣說道:「不用說什麼報答了,我們也不過是無意中幫了你們一把。」 黑衣抬頭看了看這二十幾人,又說了:「剛才那些豬本來想殺了去市集換牛肉的,不想被你們拿去了,反正拿都拿了,我就再幫你們多獵些,作成臘肉,也夠你們吃十天半月的了。」 眾人又是一陣此起彼落的感激聲。 但那老著卻突然驚恐的握著黑衣的手,急切的說:「去市集?恩公,聽我說,千萬別去,現在大家躲都來不及了,哪還有什麼市集?去了只看到遍野的屍體,只要一碰到馬上就染病。我的兒子、我的女兒我的孫子都是因為這樣死去的。恩公啊!像你們這樣的好人,一定要保重,你們千萬別去啊!知道嗎?」老者叨叨絮絮的,握著黑衣的手,像是關懷自己家人般的叮囑著兩人。 不過是無意中的舉手之勞,卻換得老者如家人般親切真摯的關懷。武林難得這種平凡而真誠的情感,想起這兩三年如浮雲般的人事變化,眼前的老者顯的平凡無奇,卻真實可親。多少也是歷經現實武林洗鍊的兩人,心中泛起一陣陣的溫暖,也一陣陣的感慨。 「走吧!」黑衣說著:「要什麼儘管說,要死要活都可以,我全部幫你們抓來!」 「真的嗎?」一聲稚嫩的小女娃聲:「那我可以吃烤雞腿嗎?」 「可以!要吃什麼說吧!難不倒大哥哥我!」黑衣爽朗的笑著說。 「呵!黑衣,可別把話說的太滿了,這山裡也不是什麼都有的!」 「沒關係啦!他們有得吃就謝天謝地了!不會奢求什麼的。」 「走吧!」白衣對著眾人說道。 獵完野物後,白衣黑衣又護著一行人下山,看著他們走入浥懷,雙方才互道告別,一陣感激別離之話便略過不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