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瑯滿目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 4550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囂之後 十四:妖后雙少廚房做飯,師尊阮不是故意的!

「呵呵!當然,母皇手藝也不算差啊!」妖后笑著說,正洗著那籃從浥懷山摘回來得地瓜葉。 「妖后,」白衣用著柄勺攪拌著鍋內的豬肉問:「要放酒了嗎?」 「嗯,差不多了!」妖后放下手中的地瓜葉說著:「清燉最重火侯,下酒的時間也很重要,你沒煮過,還是讓我來吧!白衣,你來洗這菜吧!」 「嗯。」 「黑衣,可以了。火太大肉會老的。」妖后說著:「你去把麵粉揉好,等會兒還要做餃子皮呢!」 「沒問題。」黑衣走向大桌上的那麵團。 妖后笑著回答:「可別小看這廚房功夫,少林武術能聞名中國不衰,不也是靠著這些生活點滴累積的訓練嗎?」 「所以說我很認真的揉呢!」黑衣一手抹開臉上煤灰,沒想到又是一頭一臉的白麵粉。 白衣回頭一看不禁笑道:「皇弟,你都成了白面人啦!」 「沒關係的,等一下清洗清洗就可以了,皇兄,你有揉過麵團嗎?」 白衣搖搖頭。 「那你也該來試試,我覺得揉麵團跟使劍的道理有幾分相似呢!」黑衣使勁的和著麵團,憑他天生的巨大蠻力,兩三下那一大團的麵粉就被他揉的白胖胖、綿密密的了。 「喔?」白衣將菜洗好,擦乾了手走到了黑衣身旁,看著那一團胖胖綿綿的麵團。 「你看,」黑衣上揉下搓示範著,說道:「手腕翻轉之間如同劍鋒走向的變換,力度的掌控也同使軟劍相同,硬了得慢慢和,軟了又得使勁搓。哈!挺有趣的!」 白衣頗有興致的看著,這時妖后剛把豬肉起鍋要裝盤,說道:「白衣,拿個碟子給我,黑衣,揉好了別光顧著玩哪!該做餃子皮了。」 黑衣:「皇兄,咱們來比試比試!」 「嗯?比試什麼?」白衣笑問。 黑衣把玩 著手中的麵團說著:「把這團麵丟上空中,看誰搶的比較多,再比誰能分塊分的多!如何?」 「搶?用手嗎?」 「當然不是用手了,那多粗俗,」黑衣得意洋洋的說著:「咱們可是高級劍手!當然是比劍囉!」 「呵!這麼驕傲的話你敢到你師尊面前說去嗎?」妖后調侃著說道。 「當然啦!這有什麼好怕的,他是頂級,我們是他徒弟,所以降一層,『高級』!理所當然嘛!」黑衣回道,又問白衣:「你說如何?」 白衣:「是不錯啊!不過怕耽誤到做飯,還是別了吧!」 「不會啦!花不了太多時間的!」 「妖后,可以嗎?」白衣畢竟不想影響妖后做飯,因此還是問了一下。 「呵,玩兒去吧!聽起來挺有趣的呢!」 「那就要開始囉!對了,遊戲雖簡單,規定還是不能少的,第一場要等麵團掉落才能開始搶,第二場嘛,麵團落地前都可以,這樣好嗎?」 「嗯,好。」白衣應著。 「好,一、二、三!」黑衣「三」字一落,瞬間將手中麵團高高拋起,麵團重重撞到頂樑又重重彈回,兩人眼明手快,幾乎分秒不差的提劍一躍,空中異端清靈劍影轉鋒一閃,閃過絕代厚重劍身,硬是狠狠的劈下了大大的一塊麵團,黑衣轉身伸手一接,同時敏捷地踏桌後翻一圈,穩穩落地,得意的手捧麵團看著白衣手上那所剩不多的小麵團,說道:「哈哈!皇兄,這局我贏了!」 親情歸親情,這樣純粹的比劍,白衣可不想輸阿!於是他笑著說了:「看來是我小看你了。皇弟,下一局這句話就該我說了喔!」 「呵,隨你怎麼說,第二場,母皇!」黑衣對著妖后說了:「為求公平,你來拋我們兩人的麵團。」 「嗯,給我吧!」妖后伸手接下兩人的麵團,說道:「準備好了嗎?」 「開始吧!」兩人同時說著。 妖后雙手一拋,大小麵團躍上空中,黑衣提劍便砍,白衣卻是劍鋒一轉,以劍身拍向行至頂端已然要墜下的麵團底部,麵團順勢一彈彈向更高處,白衣雖手持厚長絕代,卻無損劍勢的細膩與犀利,小小麵團依舊讓他分切成了無數方方正正的小丁塊,反觀黑衣,身手矯捷雖與白衣不相上下,卻因不諳軟劍異端,又沒有如同白衣為自己爭取更多時間,行劍略顯混亂,分切出的小麵團四邊切口也不如白衣方整。 妖后看著兩人全神的比試,忽然想到那一小塊一小塊的麵團若全落到地面上,要清理可就麻煩了,於是她隨手拿了兩個淺盤丟向兩人,說道:「白衣黑衣,接好了!」 兩人心領神會,翻身一接,盤劍並用,一挑、二擋、三攏、四接,漫天飛舞如瑞雪的大小丁塊清清爽爽,一顆不漏的全落入兩人盤中,整個比試過程前後不過數秒。兩人收劍站穩後,看看自己盤中的,又看看對方盤中的,數量皆可觀,但明顯是由白衣勝出。妖后正要開口宣佈輸贏,黑衣卻先說了:「哼哼!皇兄,還沒完呢!餃子皮都切好了,菜怎麼能不順便切切呢?」 他一轉身撈起一把地瓜葉拋向空中,頓時又是一陣劍影、菜屑交錯,妖后見狀趕緊又找了倆盤丟給白衣黑衣,兩人伸手接過正欲裝盤,不料風之痕突然一步跨進門檻,兩人急轉回身,同時驚呼一聲:「師尊!」霎時滿屋子的菜屑,如細雨飄飄淋得毫無防備地風之痕一頭一臉。 「!!!」白衣黑衣兩人倒抽一口冷氣! 一時間屋內一片靜默,連空氣都似乎為之凍結,四人皆是一臉愕然。不只白衣、黑衣一陣緊張,抓耳撓腮地不知如何是好,連風之痕也尷尬地想著該如何應付這種情況。妖后看了看緊張的手足無措的兩人,又看了看不發一語的風之痕,趕忙走上前,主動伸手拍了拍風之痕身上的菜屑,開口緩頰道:「魔流,兩個孩子正比試著呢!不想你進來了,也怪我,做飯就做飯唄!不該讓他們這麼胡鬧。」妖后邊拍邊示意著兩人開口道歉,白衣先說了:「師尊,我們…」 風之痕不等白衣說完,便接著說:「比試?」然後撿起身上的菜屑看了看,問道:「比切菜?」 黑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風之痕一言不發的盯著他瞧,看風之痕開口,掉著老高的心頓時鬆懈了下來,於是他回道:「嗯,剛才閒聊,母皇提到了少林武術,一時興起,便利用做菜比試了起來,看誰切的細又多。沒想到師尊剛好進來…。」 「喔?」風之痕又看了一眼手中菜屑,說道:「看來是白衣贏了。」 「嗯?師尊怎麼知道是誰贏了?」黑衣問道。 「這是白衣切的吧?所以說白衣贏了。」風之痕拍著身上剩餘的菜屑說著。 「你看的出來是誰切的嗎?師尊。」白衣問了。 「較細的,切口平整角度略斜,是白衣的風痕與絕代,較粗的,一端略微下凹又無角度,是黑衣的魔流與異端,」風之痕指著地面上一團亂的菜屑,面無表情的說了:「白衣的較多,因此白衣勝出。黑衣,看來你異端使得不順手。」 (筆者:頂著一頭菜屑講這麼正經的話……,真是難為你了風之痕。) 妖后:「喔?你看的還真仔細,魔流。」看著還是一頭菜屑的風之痕,不知怎麼地,權妃那句「大木頭」突然浮現腦海,她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想法:「大木頭發芽了?」接著忍俊不住,掩嘴咯咯地笑個不停。 「怎麼了?」風之痕問道,一張面無表情的臉。 「沒事。」妖后轉移焦點,趕緊轉頭對黑衣白衣,正色道:「你們兩個,還呆著做什麼,過來給你們師尊清一清,還要道歉呀!」 「不用了。沒關係。」風之痕甩了甩頭,自己拍拍身說道:「來是要說一聲,做好了你們先吃吧!我一會兒就回來。」 「師尊,你要出去嗎?我們馬上就弄好,吃完了再去吧!」白衣說著。 「不了,我一會回來。」看著黑衣風之痕又說了:「黑衣,你也來。」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轉身出門。 「我?」黑衣一臉狐疑:「叫我幹嘛?」 「練劍吧!」妖后笑說:「你師尊剛不是說了嗎?你異端使得不順手。」 黑衣一臉不高興,又無法違逆,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風之痕出去了,邊走邊想:「使得不順手怎樣?我才剛拿多久?唉!免不了又是一頓訓。真是令人頭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