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瑯滿目的生活

關於部落格
  • 4550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塵囂之後 十五:風之痕與黑衣,黑衣的真心話

風之痕看黑衣也走進了,便開口說:「我剛想到一招,找你試劍。」 「新招嗎?」黑衣問。 「嗯。」 「剛想到的?」黑衣有點驚訝,他們三人在廚房也不過就半時辰的忙活,風之痕又創新招了? 「其實也不算新創,只是忽然想通了一個盲點。你的呢?」 「開始一團亂,但這幾天漸漸有頭緒了,不過要自創新招可能還要一段時間。」 「這是必然。你異端使得不順手,有想過為什麼嗎?」 「我想是不習慣的原因吧!」黑衣有點心虛的回答,他一直認為這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就讓它順其自然,也沒多花時間想該如何解決。 「這是原因之一,但我認為另一個原因,是你低估了魔流劍法。」 「低估?」黑衣想了一下:「我想應該沒有吧!這幾天我都是用異端練魔流呀!」 「我指的不是這個,我指的是你太過受制於異端了。不管你使的是軟劍或硬劍,魔流就是魔流,或許你覺得因為劍不同所以有差別,但這不會影響到魔流的本質。你自己也說過了,魔流的精髓在於它的直接,雖然乍看之下它很複雜。但你現在用異端使出的魔流,只得其形不得其意。我看你不是在使異端,是被它牽著鼻子走了。」 黑衣想著風之痕的話,說道:「這個問題不瞞師尊,我和皇兄也有談過,我們也有這種感覺,師尊使劍劍是跟著你走,可我們使劍卻是被劍耍。但不知怎麼的,想改又改不過來。」 「你們換劍不久,這種情況是一定的。但你有發覺嗎黑衣?白衣的情況比你好。」 黑衣聞言一臉不快,說道:「是嗎?你從哪看出來的?」 「看你們剛才的比試,他不是勝了嗎?」 「那是因為我沒有盡全力,不過是玩玩,何必那麼認真?」黑衣像孩子般賭氣的回答。 「黑衣,何必說謊,你的個性我很清楚。輸不是件可恥的事。」 「但為何你總是要說我輸?你根本不知道情況,剛才的第一場比試是我贏了,你知道嗎?」黑衣像是突然爆發的脫口而出,憤怒的說著:「我不懂師尊為何總看不到我的努力,難道我最近的認真執著還不夠嗎?你以為我每天這麼晚睡是為了什麼?每次都是皇兄好皇兄贏,我就是學不好贏不了,對他說話就和和氣氣的,換到我除了訓還是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其實你和皇兄都一樣,就是認定我不可能進步,不是嗎?」 風之痕有些訝異,說道:「黑衣,我們怎麼可能會這麼認為?你一定是誤解了…。」 「沒有嗎?只要我一提到皇兄,他就什麼都對,我呢?什麼都錯,什麼都不對,你總是那麼看不起我!我知道,你偏心,你就是比較喜歡皇兄,因為他跟你一樣沒父沒母,所以你同情他,心疼他,對不對?其實你根本不想教我,只是不好意思拒絕魔父,所以你故意把風痕教他,把比較差的魔流傳給我!」 風之痕聞言忽然有種心痛的感覺,不是因為黑衣提起他的過去,而是這麼多年的學習,黑衣居然覺得魔流比風痕差?他口氣沉重的問道:「你真的這麼覺得?黑衣,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黑衣別過頭,胸口因怒氣而劇烈的起伏著。他意識到他說錯話了。其實他並非有意要提起風之痕的過往,也不是真的覺得魔流比較差,只是一氣之下,什麼話都說出口了。面對風之痕的問題,他覺得有點後悔,又不知該怎麼解釋。良久,他深呼吸一口氣,平復一下自己的情緒,緩緩說道:「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對不起……。」 黑衣從未道過歉,這是第一次。風之痕覺得安慰,又覺得沉重。安慰的是黑衣真的變了,沉重的是他不知道黑衣的偏見居然會這麼深。真是一時的口不擇言嗎?若平常沒有這麼想,怎麼會在此刻脫口而出? 兩人就這樣站在溪中相對無語,一片寧靜之中,只剩腳下因黑衣怒氣而激起的陣陣漣漪,默默地交互著兩人的心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